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陆克文:战争是中美竞争的失败,那么成功的标志是什么?

【文/ 陆克文,译/ 观察者网 刘思雨】 近来,华盛顿和北京的官员们在很多问题上意见不一,但有一点他们的看法是一致的:两国之间的竞争将在2020年代进入决定性阶段。这十年将会在危险中度过。无论双方采取何种战略,无论事态如何发展,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都会加剧,竞争也会加剧,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两国仍有可能采取防止灾难发生的措施:在我看来,建立一个“有管控的战略竞争”的联合框架,将降低竞争升级为公开冲突的风险。

【文/ 陆克文,译/ 观察者网 刘思雨】

近来,华盛顿和北京的官员们在很多问题上意见不一,但有一点他们的看法是一致的:两国之间的竞争将在2020年代进入决定性阶段。这十年将会在危险中度过。无论双方采取何种战略,无论事态如何发展,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都会加剧,竞争也会加剧,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两国仍有可能采取防止灾难发生的措施:在我看来,建立一个“有管控的战略竞争”的联合框架,将降低竞争升级为公开冲突的风险。

中共越来越有信心,10年之内,按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GDP将最终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西方精英可能会忽视这一里程碑的意义,但中共中央政治局不会。对中国来说,经济规模是很重要的一点。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将增强北京与华盛顿打交道时的信心、底气和影响力,使得中国央行能让人民币自由浮动,开放资本账户,挑战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

与此同时,中国在其他领域也在继续前进。去年秋天,一项新的政策计划出台,旨在于2035年之前主导所有包括人工智能的新技术领域。北京现打算在2027年前完成其军事现代化计划(比原计划提前7年),主要是为了让中国在任何情况下与美国就台湾问题发生冲突时能占有决定性优势。

华盛顿必须尽快决定如何回应北京的强硬议程。如果它选择与中国经济脱钩并公开对抗,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将被迫选边站队,这只会使冲突升级的风险越来越大。华盛顿和北京能否避免这样的结果,政策制定者和专家们对此持怀疑态度,这是可以理解的。美国和中国领导人能否找到合适的框架,在商定的范围内处理他们的外交关系、军事行动和网络空间活动,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稳定性,避免意外升级,并为双方关系中的竞争和协作力量留出空间,许多人也是怀疑的。双方需要考虑在尽可能避免一场两败俱伤的战争的前提下,制定一种类似于美国和苏联在古巴导弹危机后处理两国关系的程序和机制。

有管控的战略竞争包括对两国的安全政策和行为建立相应的硬性限制,但允许在外交、经济和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充分和公开的竞争。同时,华盛顿和北京还能通过双边安排和多边论坛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尽管这样的框架很难建立,但仍然是有可能的——否则就有可能导向灾难性的结果。

北京的深谋远虑

在美国,很少有人关注中国大战略在国内的政治和经济驱动因素是什么、战略的内容或中国近几十年来实施该战略的方式。华盛顿的对话一直都是关于美国应该做什么,而没有太多思考怎样的行动路线可能导致中国战略路线的真正改变。

这种外交政策短视的一个典型例子是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去年7月发表的一次讲话,他大声疾呼:“我们作为世界上热爱自由的国家,必须促使中国改变”,其中包括“赋予中国人民权力”。

陆克文:战争是中美竞争的失败,那么成功的标志是什么?

展开全文

2020年7月,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暨博物馆前的演讲,被称作是“新铁幕演讲”。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然而,唯一可能导致中国人民改变的,就是对某些内部事务的不满情绪。外界尤其是美国对这种不满情绪的煽动,不太可能有所帮助,甚至不会造成任何改变。此外,美国的盟友也绝不会支持这种做法;近几十年来,政权更迭从来没有成为真正的制胜策略。

最后,像蓬佩奥这样夸夸其谈的言论完全起了反作用,这些言论反而指出境外势力颠覆中国的威胁性,从而有理由日益加强国内的安全措施,也更容易团结中共精英来对抗外部的威胁。

2020年初,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和新冠肺炎在中国的爆发,中共处于守势。但到了年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对新冠肺炎的混乱管理,中共强调这证明了中国制度固有的优势。

中国领导人相信,中国已不用再害怕美国可能对中国及国内官员施加任何制裁。中国的经济现在已经足够强大,可以经受住这样的制裁,党也可以保护官员免受任何影响。此外,其他国家不太可能采取美国这种单边制裁的方式,因为担心中国会报复。

尽管如此,中共对关于少数民族的国际舆论仍然比较敏感,这可能会损害中国的全球品牌的声誉。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在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在内的国际论坛上越来越活跃的原因。在这些论坛上,北京争取到了自己的支持者去抵制长久以来确立的普遍人权原则,同时还经常攻击美国自己涉嫌违反这些原则。

中国还致力于实现自给自足,以防止华盛顿在经济上与中国脱钩之后,利用美国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来阻止中国的崛起。这一推动力是中国“双循环经济”的核心:从依赖出口转向国内消费,将其作为经济增长的长期驱动力,并计划依靠自身作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来吸引外国投资者和供应商。最近还宣布了一项新的技术研发和制造战略,以减少中国对某些核心技术(如半导体)的进口依赖。

这种方式的麻烦之处在于,它更重视政党的控制权和国有企业,而非勤奋、创新、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私营企业。恰恰是私营企业为中国在过去二十年中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做了主要贡献。为了应对已有的来自美国的外部经济威胁、以及长期影响中共权力的私人企业家的内部政治威胁,如何在不压制商业信心和活力的情况下加强中央的政治控制?

首要目标或许是确保对台湾的控制。面对这个目标,面临着类似的困境,北京似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大陆和台湾目前处于七十年来最不可能和平统一的时期。这可能是对的。但大陆常常无视自身在扩大双方鸿沟中所起的作用。

许多人相信,随着中国大陆逐渐开放其经济体制、逐渐与世界其他地区加深联系,也会逐渐放宽其政治制度。这些人希望,这一进程最终会使得台湾更认可某种形式的统一,但事与愿违。

在和平统一变得不可能的情况下,目前,北京的战略是很明确的:大幅度增强可以在台湾海峡发挥的军事力量,以至于美国会做出若开战自己有可能会输的判断。北京认为,没有美国的支持,台湾要么屈服,要么独自进行战斗然后输掉战争。

但是,这种方法从根本上低估了三个因素:占领这样一个如荷兰大小、如挪威地形、拥有2500万良好武装人口的岛屿是很困难的;如此残酷地使用武力,将对中国的国际政治合法性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美国国内政治变幻莫测,这决定了在危机产生之时美国应对措施的性质。而中国在将自己深刻的现实主义战略政策套用在美国上时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美国不会去打无胜算之仗。如果它这样做了,美国当下的权力、威望、国际地位都会终结。

但在这样的构想中,中国忽视了一种相反的可能性:整个二战后时期,美国都支持了台湾这一“民主”伙伴。如果美国不为它而战,这同样会给美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特别是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对于美国的看法方面。他们可能会得出结论,即长期以来所依赖的美国安全保障毫无价值,而去寻求与中国缔结协议。

中国对于在东海和南海的海洋和领土主张,不会妥协示弱。中国将继续对南海的东南亚邻国施加压力,积极反对“航行自由”行动,刺探单一国家或区域集体的决心是否弱化。但是中国将停止挑衅行为,以免引发与美国的直接对抗。因为在现阶段,中国对赢得胜利还没有完全的信心。

同时,在与东南亚声索国就南海能源和渔业的联合开发问题进行的谈判中,中国将尽可能地作为“理性之光”参与谈判。与全球其他地区类似,在这里,中国将充分利用其经济影响力,以期在发生涉及美国或其盟国的军事事件或危机时,该地区能够保持中立。

在东海,中国将继续在有争议的钓鱼岛/尖阁列岛周边增加对日本的军事压力。但与在东南亚类似,中国不太可能冒武装冲突的风险,特别是考虑到美国明确地对日本提供了安全保障。无论可能性多小,中国若在此类冲突中落败,都会导致中国政府在政治上无法维系下去,并且会带来巨大的国内政治危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bld.cn/2977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