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香炉山的雪

香炉山的雪 □ 黄海东 早些年,香炉山的雪,我是从摄影作品里看到的。其中两幅作品让人印象深刻,一幅叫《宁静入睡》,画中层层叠叠的群山被大雪覆盖,一片银装素裹,光影柔和中,莽莽群山一派祥和宁静;另一幅作品叫《雪压枝头山峦叠嶂》,一枝凌空的树干,被厚厚白雪包裹,凝冻枝头的雪花犹如绽开的一朵朵白色棉花,画中下部是绵绵群山,白雪皑皑的阵势,很让人震撼。

香炉山的雪

□ 黄海东

早些年,香炉山的雪,我是从摄影作品里看到的。其中两幅作品让人印象深刻,一幅叫《宁静入睡》,画中层层叠叠的群山被大雪覆盖,一片银装素裹,光影柔和中,莽莽群山一派祥和宁静;另一幅作品叫《雪压枝头山峦叠嶂》,一枝凌空的树干,被厚厚白雪包裹,凝冻枝头的雪花犹如绽开的一朵朵白色棉花,画中下部是绵绵群山,白雪皑皑的阵势,很让人震撼。

想着有一天去香炉山看一场雪。然而,每到冬季,通往香炉山的公路都被冰雪封冻,车很难上到山上。近日,愿望终于实现了,因为香炉山有了高山客运索道。

大雪天里的大坝美得有些令人窒息。茫茫雪原,白静白亮地连成一片,无边无涯,静美如诗。坐进吊厢,跟着索道一路攀升。放眼望去,真可谓“俯瞰风云变幻,尽揽气象万千”。脚下一掠而过处,是一片片原始森林,高大挺拔的水青冈、九老二、桦树、落叶松都高高地举起一树树的白,远看像一树树耀眼的珊瑚,近看又像一树树盛开的梨花。

透过玻窗远眺,群山被大雪裹得严严实实的,目极处都是千山披雪、万木结银花的壮景。人在画中走,心在画中游,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那远山近岭耀眼的白啊,温馨、洁净、明亮又生机无限。我想,那厚厚的积雪下,该藏有多少秘密?

突然,有人惊呼:“锦鸡!”在半山途中一片树林下,三五只羽毛艳丽的锦鸡正在林下的雪地里觅食。它们不惊不诧,慢悠悠地东游西逛。它们是莽莽林海的精灵,游走在银白逼人的雪地里,犹如照射在寒凉里的一束光。

不一会儿,几只麻灰色的野鸡也闯入视线。没行多远,有眼尖的,看到有麂子从林下一跃而过。随着手指的方向,一只麂子静静地呆立在崖边一棵大树下,四肢被大雪围住,只露着身子在外,机警地张望着脑袋。

走出索道站,踩踏在雪地上,好像行走在白色的绸缎上。皑皑白雪柔柔地将山上的林地、道路、观景台、停车场盖住,即使壁陡的悬崖,只要有一线歇脚的地方,都有落雪堆积。站在山崖边,远远望去,犹如一条条银龙蜿蜒在绝壁上。雪遮盖了大山的峥嵘,更遮盖了山上的喧嚣。山上是寂静的,也是空濛的,天地一色,莽莽苍苍,白茫茫一片。

沿山脊边的游步道往山顶去,一草一木、一枝一叶都挂满了雪,似梨花初绽,似挂珠串串,又似绣球滚滚,更似玉雕杰作。一阵山风吹过,枝摇雪舞,晶莹耀眼。穿行在冰清玉洁的世界里,如进了琉璃世界,似到了仙山琼阁,令人目不暇接,又如走进了童话般的梦幻之境。

细看那些千年杜鹃、百年莿柏,每根枝杈上都堆积着厚厚的雪,就像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再细看那些树枝,都被雪花紧紧粘裹着,似乎还带着丝丝毛刺,发着耀眼的光。那些枝杈上的雪软软的,绵绵的,好像能看穿每朵雪花之间的缝隙,让人有一种通透之感,平添一种爱惜之情。

悬挂在崖边的百年莿柏,被雪包裹着的虬枝似银蛇盘旋,似银鹰腾空,似猛虎下山,又似猿猴攀援。被大雪覆盖的株株千年杜鹃,纯净素雅,凌波动人,远看似碎银挂满树梢,近看疑是枝枝缀棉,朵朵如云。在粉妆玉砌的香炉山巅,它们顽强的生长态势,让人感动。

好不容易攀上山顶,山上的树都披上银装,天地浑然一体,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气息。站在观景台上,遥望遍山雪景,极目处都是洁白的耀眼,宛如水晶一般的世界,莽莽群山看不见一丝瑕疵,双目也似乎变得更加澄明。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入眼便是一幅上好的画,又如一首静美的诗歌。一阵山风呼呼而来,又呼呼而去。望着随风而去的片片雪花,人世间的百转忧愁,似乎都随眼前这皑皑白雪飘然而逝。此时,人有了被醍醐灌顶后的清醒与旷达。心里释然了,脚步也变得轻盈了。

这就是香炉山的雪,精美成诗,婉约如歌。看她,她让我们梦想如画;想她,她让我们思绪阑珊;读她,她让我们情怀烂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bld.cn/2985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