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

逆风“接盘”广州浪奇,券商系百亿私募疑似“代减持”?

神秘“券商系”私募新进广州浪奇,一举成为第三大股东,而这场逆风接盘似乎并不顺利,收益率已然腰斩。一面是偏爱小市值垃圾股,频繁踩雷,另一面是不断扩张达到百亿规模,矛盾现象背后或许另有隐情。

神秘“券商系”私募新进广州浪奇,一举成为第三大股东,而这场逆风接盘似乎并不顺利,收益率已然腰斩。一面是偏爱小市值垃圾股,频繁踩雷,另一面是不断扩张达到百亿规模,矛盾现象背后或许另有隐情。

逆风“接盘”广州浪奇,券商系百亿私募疑似“代减持”?

春节过后,抱团股遭遇大幅回撤,小市值垃圾股却遭到爆炒。

2月22日,此前因“5亿库存不翼而飞”而闻名的广州浪奇再度触及涨停,年后已大涨近30%。不过其最新公告仍停留在2月10日的诉讼情况公告,根据业绩预报,公司甚至已踩到了净资产为负的退市新规红线,其摇摇欲坠的基本面似乎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

有趣的是,去年三季报显示,一家名为上海通怡的百亿私募逆风“接盘”,以大宗交易方式豪取2.35%股份,一举成为广州浪奇新晋第三大股东。而即便算上近几日涨幅,该笔投资依然腰斩。

据悉,该私募团队为资深券商背景,却尤为偏好小市值垃圾股,几乎成了“踩雷专业户”。根据其密集成立“专门产品”的时间节点,以及在小市值垃圾股上快进快出,同进同出的操作,似乎存在为上市公司股东“代减持”的嫌疑。

逆风“接盘”广州浪奇

去年九月,广州浪奇公告称价值5.7亿元的存货不翼而飞,一时引发热议。此后,这两家存货机构均否认保管了广州浪奇所称的货物,证监会也因广州浪奇涉嫌信披违规,正式出面立案调查。

如今,广州浪奇已因大额存货丢失与债务逾期,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和广州证监部门警示函,董秘辞职、新增银行账户冻结、新增子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股价也一泻千里,市值蒸发超50%。

令人意外的是,在爆雷落下实锤的时间节点,广州浪奇却迎来了一位神秘的“接盘侠”。

根据公司发布的三季报,十大股东中出现了一位新进的机构投资者股东:上海通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怡梧桐1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且持股高达2.35%,一举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以9月30日股价计算,持仓市值达到6147万元。

除此之外,新进股东中还出现了6个自然人。与公司发布的2020年中报相对比,除了前两大股东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广州国资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其余股东几乎都已换血。

展开全文

有市场人士猜测,这家百亿私募令人迷惑的操作背后,是否与广州浪奇爆雷,原股东急着“跑路”有所关联?

“踩雷”专业户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看似背景亮眼,且规模不小的私募,似乎尤为偏爱小市值垃圾股,频繁“踩雷”。

截止2月22日收盘,广州浪奇股价2.53元,较9月底收盘价4.17元已跌去64.8%。上海通怡在广州浪奇身上的这笔投资,收益率已然腰斩。

无独有偶,去年12月,创业板公司昊志机电股价闪崩,短短一周内跌幅超过40%。而上海通怡也是在三季度末,以通怡桃李2号、通怡海川12号和通怡东风3号三只基金进入,成为新进股东,如今较入手价也已腰斩。

据悉,昊志机电业务主要有数控机床和工业机器人核心功能部件,以及直驱类高速风机。在公司年初完成收购后,产品进一步拓展到数控系统、伺服驱动和伺服电机等核心功能部件。针对这波股价大跌,昊志机电表示经营一切正常。公司于是也因股价短期暴跌,而被投资者称为“杀猪盘”。

另外,公司旗下的通怡百合10号私募基金在三季度成为新进大股东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凯文教育,在去年12月中下旬股价也出现闪崩,跌幅超过30%。

如此看来,上海通怡在去年三季度的投资可以说是闪崩小盘股“一踩一个准”。而值得一提的是,这家百亿私募“收垃圾”的步伐不止小盘股,甚至还有ST股。

去年三季度,通怡海川10号、通怡东风6号和通怡麒麟10号同时成为*ST中南的新进十大股东,而如今这家公司股价已跌至1.85元。

从整体业绩表现来看,在上海通怡公开披露业绩的11只基金中,5只2020年新成立的基金均显示亏损,剩下的6只基金有三只年内收益率不足10%,远远落后于指数,其代表作通怡海川1号,2020年收益率仅为7.08%。

上海通怡旗下基金持股的多只股票频频遭遇大跌,业绩堪忧,与去年股市以及基金大牛的市场行情相背离,以及与公司高达百亿的规模,形成了强烈对比。不免让人怀疑,其“投资逻辑”背后是否暗藏玄机?

券商背景,疑似代减持

据悉,上海通怡成立于2015年3月,截止至2020年12月份底,公司在协会备案的自主管理型产品141只,管理资产规模约200亿元。这家私募不仅规模大,产品数量繁多,发基金产品的节奏也非常密集。

数据显示,通怡投资在2020年新成立了5只基金,分别为通怡麒麟11号、通怡北斗3号、通怡北斗2号、通怡北斗1号、通怡优股智搜1号,至今均显示亏损。而在具体来看成立时间,有3只成立于9月份,另2只则成立于5月与8月,时间较为集中。

去年10月,凭借这一波新发基金,上海通怡管理资金规模超百亿,而巧合的是,精准踩雷的也恰恰是这些新发基金。

资料显示,上海通怡的核心团队均有知名券商工作经历。掌舵人储贻波曾任职于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国信证券;刘启元曾任职于招商证券、中泰证券及长江证券,多次上榜“新财富最佳分析师”。

有业内人士表示,团队具有券商背景在私募中也是一个卖点,在部分投资者眼中,经验丰富的券商分析师在价值研究上也能做的更深入,更像“正规军”。

不过,从上海通怡的投资风格上,似乎并没有看出多少基于研究,价值投资的逻辑。其似乎尤为偏爱小市值垃圾股上,不仅快进快出,甚至同进同出,操作频繁。

据公开数据整理,上海通怡持有股票的上市公司市值大多不超过30亿元,最高不超过45亿元,具体包括ST乐凯、广州浪奇、博士眼镜、好利来、宝莫股份、瑞斯康达等。

在这些小市值公司身上,上海通怡的操作似乎也显得过于频繁。据不完全统计,公司旗下产品于2019年二季度进入好利来前十大股东,四季度退出;2019年一季度进入宝莫股份,二季度减持、三季度减持、四季度退出;2019年三季度进入瑞斯康达,2020年一季度减持、二季度退出。

另一方面,从其产品成立时间来看,似乎也与原十大股东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的时间点完美契合。

数据显示,广州浪奇在去年8月底与9月中旬发生过三笔大宗交易,均折价10%左右,买方营业部均为海通证券广州东风西路证券营业部。彼时这三笔大宗交易涉及股份总计约占2.33%,与上海通怡成立新发基金且新进的占比几乎吻合。

另一个更直接的线索是,三位同姓的自然人股东——郑丽慧、郑琼泰、郑琼洁,在去年6月底分别为广州浪奇的第三第四第六大股东,在9月底均退出了十大股东行列。而三者原持股比例分别为0.92%、0.82%、0.64%,与这三笔大宗交易的份额也基本一一对应。

由以上线索推断,或许正是这三位郑姓股东,想要将手中股份脱手,于是折价10%卖给了上海通怡。

由于上海通怡官网标示了“类投行”业务,也有业内人士猜测,“折价大宗交易”或许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上海通怡可能存在帮助上市公司股东“代减持”的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牛年伊始,上海通怡于官方公众号发布招聘公告,其中提供了四个纯技术向岗位,并表示,公司专注于绝对收益投资策略,包括类投行业务,AI量化、转债交债等证券交易业务,产品策略包括股票量化、转债、期权等策略,用以匹配不同风险偏好。

据媒体报道,公司法定代表人储贻波似乎非常低调,并不爱公开谈论其对市场的看法。但面对市场争议,曾对外表示,通怡投资主要做量化、衍生品、可转债、固收类的投资产品,主动多头的投资比较少涉及。

然而在此前的招聘公告中,公司描述中却未曾提及量化投资,职位描述中也未见涉及技术人员。在舆论逐渐发酵的时间节点,急于招募技术人才,是否是“临时抱佛脚”,又是否有者欲盖弥彰的嫌疑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bld.cn/3011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